彼岸花葬

关于我

这里主要是放置计划总结、读书笔记和涂鸦的地方
尊哥真香
不吃游了游,不吃道尊,基本不吃触手不灵尊

1.奥威尔反极QUAN主义斗争的动力是他对社会主义的信念。奥威尔首先是一个社会主义者,其次是一个反极QUAN主义者,而他的“反极QUAN主义的斗争是他的社会主义信念的必然结果。他相信,只有击败极QUAN主义,社会主义才有可能胜利”。

2.“我经受了贫困的生活和失败的感觉。这增加了我天生对权威的憎恨。”

3.“对一个孩子最残酷的事莫过于把他送到一所富家子弟的学校中去。一个意识到贫穷的孩子由于虚荣而感到痛苦,是成人所不能想象的。”

4.“一个不合群的孩子在寄宿学校吃到的苦头可能是英国唯一可以与一个外人在极QUAN主义社会中感到的孤立相比的事。”

5.英国的阶级区分比任何欧洲国家都要等级森严,这种区分看不见,摸不着,然而无处不在,不可逾越。

6.奥威尔作了毕生的努力要与自己的阶级决裂,最后还是意识到他属于这个可憎的上层阶级。他曾经说过:“英国人的(阶级)烙印是打在舌头上的。”

7.奥威尔是一个十足的理性主义者,他对某些社会主义政党的神秘性和盲从性特别反感。

8.只有他在政治上找到了“自性”以后,他在文学上才找到了“自性”,这最终表现在《动物农场》和《一九八四》上。

9.极QUAN主义乃是现代专制主义。它从本质上来说与古代或中世纪的专制主义毫无二致,但与这些传统的专制主义不同的,或者说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地方是,极QUAN主义掌握了现代政治的统治手段,包括政治组织、社会生活、舆论工具、艺术创作、历史编纂甚至个人思想和隐私,无不在一个有形和无形的“老大哥”的全面严密控制之下(极QUAN主义的英文“Totalitarianism”意即指此,因此也可译“全面权力主义”),这是中外历史上任何一个暴君所做不到的,更是他们连想也想不到的。作为二十世纪的过来人,我们无需根据个人的经历和体会,一一印证《一九八四》中所做的预言与二十世纪的现实何等相似,但我们不得不惊叹奥威尔的政治洞察力和艺术想象力是何等高超。

10.改写和忘却历史的网竟编织得这么无孔不入,只有极QUAN主义才能做到。

11.(极QUAN主义的)危害性——对伦理的破坏,对思想的控制,对自由的剥夺,对人性的扼杀,对历史的捏造和篡改……

12.是否可以说,对我们来说,只有彻底否定了诸如“文化大GE命”这类极左或被歪曲了的社会主义造成的恐怖的极QUAN主义,才给我们这些多年为社会主义奋斗的人,带来了真正值得向往的社会主义!

标签:奥威尔 书摘

 

评论
热度(1)
© 彼岸花葬 | Powered by LOFTER